大火两周后余烬未灭烧痛了谁?

时间:2019-11-28来源:未知作者:admin点击:
10月21日,济南西河崖头村一家化工厂突然爆炸起火,大火殃及周围木材厂等多家企业。救了这场大火的,是距爆炸现场500米外的一条臭水沟,正是它,在消防车难抵现场的危急时刻,供

  10月21日,济南西河崖头村一家化工厂突然爆炸起火,大火殃及周围木材厂等多家企业。救了这场大火的,是距爆炸现场500米外的一条臭水沟,正是它,在消防车难抵现场的危急时刻,供出了救命水。

  11月4日,爆炸后两周。起火的一家木材厂内,青烟缭绕,拨开灰烬仍有火星;爆炸化工厂内,起重机挖掘机配合作业,清理着危化品和废墟;被窗子砸在爆炸现场的老尹,脸上疤痕犹在,而他的同伴,还躺在医院里……

  两周之后,大火已成记忆,失火的厂房化为废墟。未受波及的厂房关起大门,一如往常,生产营业。救了所有人的臭水沟,也还是那条臭水沟。

  推着一辆破旧自行车,径直穿过浓烟笼罩的小巷,麻利地推门进院。这个外表矫健的老人,两周前还不知道能不能回到这个世界。

  老人姓尹,65岁,老家泰安。11月4日是老人出院第4天,之前他已在医院住了整整10天。脸上一道长约3厘米的伤疤已褪去结痂,另一道长约2厘米的伤口正在结痂;额头一侧,大片伤口的结痂还未褪干净。

  当天,紧挨老尹厂院的一家名叫鑫龙海工贸有限公司的化工厂爆炸,核心爆炸区距他居住的小屋不足30米。“算是捡回了一条命”,回忆起当时的一幕他心有余悸。

  当天中午1点半左右,天气阴沉,雾霾笼罩。吃过午饭,老尹准备美美睡一觉。恍惚间,他听见刺刺拉拉的声音,梦中惊醒的他向门外望去,浓重的白烟正从前院厂房中腾空而起。老尹边冲出门外边喊另外3名同伴逃命。冲出卧室的门,他往西侧的办公室跑去,那里离冒烟的地方稍远一些。卧室到办公室短短20米,对当天的老尹却无比漫长:“啥也顾不上了,就是使劲往那跑啊”。

  终于,老尹触摸到了办公室的门把手,然而,就在推门那一刹那,“轰隆”!爆炸声响起。一阵巨大的冲击波,将他连人带门摁倒在办公室内。之后他便昏迷失去了意识,等醒来已躺在医院的病房里……

  时针拨回爆炸当天。当日下午4点,爆炸区域熊熊大火仍在燃烧,老尹所在的院子里遍布钢铁碎片,最大的一片五六米长一米多宽,从树顶拉到地面。老尹避难的办公室,门窗变形掉落,玻璃粉碎。在距离门口三米多的地上残留一大摊殷红的鲜血,一扇窗子砸在鲜血边上。“把他炸进来后,崩飞的窗子又砸在了他的头上。”与老尹同院的老王说,他们赶紧把老尹送到了医院。

  之后,老尹昏迷一昼夜,住院10天,老板先行垫付了万余元的治疗费用。“算是捡回了一条命,好在平时身体还不错,要不真不好说。”当天的爆炸中,老尹的同伴老王手被玻璃划伤。另一名同伴老李,因惊吓过度心脏病复发,现在还在医院里。

  11月4日,火灾之后两周,这场火仍在烧着。弥漫空中的浓烟和刺鼻气味,时刻提醒着余波远未结束。与爆炸化工厂同一院的图书厂率先被波及,一仓库图书被焚殆尽。一路之隔的东侧大院也被引燃,一家木材厂、一家蜜枣厂、一处空厂房付之一炬。

  东侧大院南半部分是木材厂所在地,灰烬铺满地面,叉车等机械设备被烧变形,瘫在角落;未燃尽的木板随处可见,300平方米空地上一片狼藉。“十多天来,里面一直有火星。消防车还连续来过两天。”一看院子的老者说。

  空厂房的一角堆着两包烧了一半的板材,知情者介绍,当时木材厂一共堆放了200多包木板,十多分钟大火就起来了,叉车等机械设备都没来得及开出来。“木板加设备总共值400多万,老板心疼地蹲在地上。”

  时针拨回10月21日。14:50,爆炸现场两公里外的堰头村,本就灰霾的天空簌簌飘落着灰白色粉末,不一会就落满了头。一处房屋二层上的玻璃被震碎,撒了一地。

  一端图书厂里,熊熊大火燃烧正劲:一座座火堆相连像极了燃烧的火山;灰白色的烟灰伴着蒸腾的黑烟,腾空而起。

  与化工厂一路之隔的大院是燃烧最剧烈的区域,15:50,东侧大院中间的七八米高三四百平方米空厂房已完全被浓烟充斥,房顶已被烧出几十个大窟窿,不少窟窿口还燃着火苗。厂房内停着5辆电动车、两辆自行车、一辆电动三轮车,无人敢进来推。一名头戴防毒面具身着防火服的消防战士正在里面查看火情。

  伴随着爆炸,一个个火球如“飞火流星”般飞向周边厂房,易燃区域霎时间火光四起。这个时间,各工厂工人们刚刚上班。爆炸和大火下,工人们迅速逃生、自救。“当时有很多工人刚上班,大家都拼命往外跑。”李华(化名)是蜜枣厂的车间工人,当天他和20余名同伴死里逃生。

  “大家都在仓库流水线上作业,听见有人喊外面着火了,还没反应过来,就听见化工厂内一声闷响,紧接着七八米高的火苗就喷出来了。刚想往外跑,就听见‘嘭’的一声,带着火苗的砖头、铁皮向塑钢厂房飞了过来。就连我们仓库顶上的砖瓦也掉下来了。”李华说,有几个人就近往厂房里面办公室跑。老板带着剩下的人往门外跑,出门口后接着往北跑了几十米才停下来。

  短短半小时,李华所在的厂房和南侧的木材厂陷入火海,火势趁着风向东继续蔓延。紧挨这个大院,再往东侧是另一家木材厂和废纸回收厂,易燃的两家工厂迅速陷入危机。

  所幸消防车及时赶到,几辆车轮流开进木材加工厂隔着一二层楼窗户向里面喷水,将火势压制在楼西侧。与此同时,废纸回收厂的员工,手持高压喷水枪,不断往靠近着火点的区域和成捆的废纸上喷水。

  “废纸是易燃物品,所以刚开业就在院子里打了一口井,还准备了柴油发电机以备不时之需。”一员工回忆,当天看到距离他们五六米远的地方蹿起的火苗,想用水泵给废纸浇水,可对面爆炸导致断电,紧急启动发电机才带起水泵。火势在废纸厂止住向东蔓延步伐。

  发生爆炸的鑫龙海工贸有限公司的化工厂位于大院深处,通向这里只有一条长约五六百米曲折的道路,需要穿过一处大院门和路两侧数十个林立的厂房。在众人眼中,这家化工厂和它所处的位置一样“很神秘”。什么时候来到此处?具体是干什么的?周边多位邻居表示不知情。

 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,2003年3月28日该公司注册成立。地点位于历城区历山北路北首济南佳园化工市场北区。2014年11月12日,该企业的经营范围发生变更,主要经营硫磺、易燃液体、易燃固体、自燃物品和遇湿易燃物品、氧化剂、毒害品、腐蚀品(不含剧毒品、成品油、第一类易制毒和第二类监控化学品)的批发(无仓储)等。据官方通报,爆炸当日,化工厂存放的物质有双氧水储罐、氯酸钠、亚硝等添加剂。

  11月4日中午,爆炸的化工厂内,一台挖掘机正紧张作业,将地面上大量的白色粉状物装进货车。爆炸当天,化工厂内火光冲天,浓烟滚滚。刺鼻的气味弥漫空中,令人眼睛干涩。化工厂墙东侧的河沟内热气蒸腾,泛黄的水咕噜咕噜冒着泡,像烧开了一般。两周之后,刺鼻的气味仍在弥漫,火灾区域北侧五六百米范围内的麦苗都已枯黄,河沟里的积水已泛绿飘着浓重的臭味……而就是这条臭水沟,在两周之前的那场大火中供出了救命水。

  弓着背,肩抗水带,双手紧握水枪,不断挪动,向冒火处喷水,喷水的反作用力让他不断往后移动。10月21日15:50,在燃烧的木材厂内,一名消防战士正在灭火。与一般救援现场不同,水带另一端连接的不是消防车,而是一条臭水沟。现场以南500米的胜利路边,一台水泵正在臭水沟内抽水,现场充斥着浓重刺鼻的臭气。据官方通报,当日共出动消防车25辆。

  就是这条臭水沟,在10月21日那场大火中成了“救命渠”。因道路被阻,消防车难以进入现场。消防战士只得从臭水沟中抽水,通过500多米长的水带输水进火灾现场。这条“救命渠”位于胜利路以南,早些年是村民的灌溉渠。近些年,水渠旁林立起一座座厂房,水渠成了垃圾、污水聚集地,灌溉渠成了人人远离的臭水沟。

  选择从臭水沟抽水实属无奈之举。两个着火的大院中间有一条路,这里是灭火的绝佳地点。正常状态下,可以从胜利路直接拐进这条路,消防车可以直达火灾核心区。但是,部分路面被围挡彩钢板房等占据路面很窄,加之爆炸后很多钢铁部件散落在路上,消防车难以通过。在现场,除了一家废纸厂在用水枪喷水外,不管是着火的化工厂蜜枣厂,还是隔壁的木材厂均未发现有消防设施。 本报记者卢明 丁国彬●延伸阅读

  11月6日,在济南东部一小区,一条四五十米长的道路上停了近20辆车。道路被挤占,最窄处仅容一辆小轿车勉强通过。拨通5名车主电线名车主表示不知阻碍消防通道。2名车主表示,平时就将车停在此处,“应该没什么事吧”。之后半个小时,未见有车主将车开走。

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消防法》明确规定,对占用、堵塞、封闭消防车通道,妨碍消防车通行的行为,将责令改正,处5000元以上50000元以下罚款。“对于有主体单位的堵塞消防通道行为可以处罚,可对开放式小区大多时候却是无能为力,只能大力宣传消防知识。”一从事消防工作10多年的业内人士介绍,多数开放式小区内管理相对松散,乱停车辆乱搭乱建时有发生。